龙獒双担,国胖团粉!用文字篡改历史,用脑洞编造世界。

【龙獒】Youth

这篇文是 @L'immortalité 之前的屋顶脑洞的成文。亦朽宝宝说这是她第一次把脑洞给别人写,好紧张……希望能写出她脑洞里想表达的万分之一……

本文依然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平行世界AU
#一发完
#禁止转出LOFTER,禁止转出LOFTER,禁止转出LOFTER

“哈哈哈!憋跟着我,我肘了!哈哈哈哈哈!”

“马龙马龙,大肘子!哈哈哈!”
“马龙说话太逗了!你憋肘啊哈哈哈哈!再说两句啊!”

听着身后其他孩子的笑声,小马龙吸了吸鼻子,转身跑回自己家关上了屋门。他不是本地人,是跟着从家乡辽宁来务工的父母进京的。因为他的一口东北话,而且长得也比大院儿里的小朋友们干净漂亮,还特别懂事听话,其他父母总会拿他和自己的孩子比较,这难免引起孩子们的嫉妒和逆反。于是他唯一不好的普通话就成了大家乐此不疲取笑的点,也成了大家不乐意跟他玩的理由。

孤单吗?寂寞吗?好孤单啊!但是他不可以给爸爸妈妈添麻烦,他们每天工作已经很辛苦了。如果天上真的有神仙的话,可不可以在他即将到来的生日那天,送给他一个朋友?不需要很多,一个就好,不需要陪他很久,偶尔可以见面一起玩就好。

——————————————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龙龙生日快乐!”
“我们龙龙今天五岁了,来许个愿。”

马龙的五岁生日,在甜甜蜜蜜的蛋糕,还有妈妈的爱心菜中结束。当他闭上眼睛在心里一遍又一遍重复着愿望迷迷糊糊睡着时,他听到了模模糊糊的歌声:池塘边的榕树下,知了在叽叽喳喳拌嘴... ...

真好听,就好像在耳边唱一样。耳边?小马龙猛地从梦中惊醒。窗外一片漆黑,爸爸妈妈和院子里的人都已经陷入了沉睡,万籁俱寂,只有那个歌声清晰而动听。五岁的小马龙还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他只觉得奇怪,为什么大半夜有人唱歌。

蹑手蹑脚的走到客厅,轻轻慢慢的推开房门,马龙站在院子中央看到了坐在屋顶唱歌的身影。那个影子对他招了招手,马龙就勇敢的顺着墙边的梯子爬到了房顶和那个孩子坐在一起。他没有见过这个男孩子,但是他长得真好看啊,笑的时候眼睛眯眯的,皮肤看起来白白嫩嫩,就是瘦了一点,不过显得特别精神活泼,最重要的是他们看起来年纪相仿。

马龙小心翼翼的问:“你是谁?你也住在这里吗?”想了想半天又憋了一句:“你为什么在这里唱歌?”他说话的音调都被自己憋得奇怪了,但是他很害怕这个小男孩也因为他普通话不好不愿意和他一起玩,毕竟他见他的第一眼就特别想亲近。

男孩儿看着他笑了一阵儿,只留下一句话就麻利儿的下房顶跑了。但马龙却在房顶坐了小半夜才带着激动的心情回床上躺着睡觉。感谢各位神仙,我终于有朋友了,他叫张继科!

“他爸,你看龙龙最近总往外跑,你说他干嘛去了?也没见和院儿里的孩子们玩。”

“小男孩儿嘛,怕什么?咱家龙龙那么懂事儿,没关系。我早就发现他和院儿里的孩子玩不在一起了,现在有伴儿玩挺好的。”

“那倒是,最近这孩子看起来活泼了不少。”

从那以后,马龙有了自己的专属玩伴,他的小伙伴很神秘,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家住在哪里,除了下雨天,他每天都会在马龙爸爸妈妈上班之后敲敲他的窗户喊他出来玩儿。马龙从不找人打听,因为他答应了张继科不对任何人提起关于他的事情。

——————————

“继科儿,我们今天去哪里玩儿?”
“我带你去抓蛐蛐儿。”

“继科儿,我明天要开始上学了,你呢?”
"我不用上学,你学会了我就会了!"

“继科儿,我今天在学校听了个故事,我给你讲啊……”
"哈哈哈,你是不是傻?"

“继科儿,我跟你说,今天我当班长了!”
"那以后叫你龙班长?感觉很像聋子?"

“继科儿,初中的作业突然多了好多,好烦。"
"我帮你写!"
"哈哈哈,你不能帮我做啊,会被老师骂的。”

"继科儿,今天有人给我塞情书。"
"你要找女朋友?"
"当然不,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继科儿,你看,这是高中校服,感觉就是放大版的小学和初中校服,丑爆了,还是绿的。"
"我觉得挺好看的。"
"啊?你喜欢啊?不然借你穿一下?嗯…竟然还有点好看的。"

"继科儿,我下学期就要高考了,要离开这里了。18岁生日那天,你一定要早点来陪我过生日,我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好。"

"继科儿,我跟你说,我们班有人竟然模拟考吓晕了。"

"继科儿,你说我现在能考上我们一起选好的那所大学吗?有点儿紧张啊!"

"继科儿,我要去考试了,你记得帮我加油!"

"继科儿,我考上了!真想带你一起去看看。"

——————————————

从马龙第一天上学开始,他与他的专属玩伴张继科从每天无时无刻相处,变成了放学后写完作业的短短几个小时,又变成了深夜写作业时一个窗里一个窗外的偶尔交谈默默的陪伴。

高考之前,马龙不止一次想,如果晚点到18岁就好了,这样考前的最后的几个月就可以多看看坐在自己窗前的张继科。

18岁那一天,马龙又在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张继科的房顶找到了他。18岁的马龙身长玉立,仍然是大院里最白净好看的少年,他混着东北口音的普通话不再是大家取笑他的缺点,他的优秀和仗义让他收获了一大帮迷弟,不管是学校还是院里,总能听到有人叫着"龙哥"跟他打招呼。18岁的张继科还是瘦瘦的,白里透红的皮肤,短短的毛寸,让这个明明比马龙还高的人,多了几分孩子气般的可爱。他很少再唱歌,也很少说话了,除非马龙刻意用话撩他才能激的他突然爆发小宇宙开始满嘴跑火车。每当这个时候马龙就会在旁边看着他止不住的笑。

"马龙,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大人了。"

"继科儿,再给我唱首歌吧!"

"好!"

池塘边的榕树上,
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操场边的秋千上
只有蝴蝶儿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师的粉笔
还在拼命唧唧喳喳写个不停
等待着下课
等待着放学
等待游戏的童年
……

耳边是张继科越来越弱的歌声,眼中是张继科越来越透明的身影,马龙终于忍不住喊出憋在心里好久好久的话:
“张继科,我喜欢你!”

马龙关于18岁生日夜晚最深刻的记忆,是张继科淡的几乎透明的身影中伸出的想和他击掌的手,击掌未成懊恼鼓起的包子脸,以及消失瞬间的笑。

——————————

张继科消失了,马龙从8岁那年就知道他总有一天会消失。因为那一年胡同口搬来的一个老爷爷给小朋友们讲了那个守护神的故事。每个人小时候都有一个自己的守护神,有的人看得到,有的人却看不到。在小孩子童年结束成年那天,他们的守护神就会达成使命消失。

张继科消失了,马龙却再也改不掉时不时望向窗外说两句话的习惯。每当话音落下许久得不到回应时,他才倏然想起,张继科已然消失的事实。

高考前夜,马龙暗暗发誓,无论用什么方法,定要再找到继科儿与他重逢,所以,他一定会考上他们一起选的那所大学!

——————————

金秋九月,北方的夏季还在努力释放最后的热情。马龙抱着一堆刚领的专业课书籍汗流浃背的向宿舍方向走。

突然一阵歌声就这么从他前方传来,越来越近。

My youth my youth is yours
我的青春 我的热血都属于你
Trippin' on skies sippin' waterfalls
游走天际 啜饮瀑布
My youth my youth is yours
我的青春 我的热血都属于你
Run away now and forevermore
此刻就此远离 永远离去
My youth my youth is yours
我的青春 我的热血都属于你
A truth so loud you can't ignore
真相响彻天际 你无法视而不见

一个穿着荧光绿小蓝鞋戴着棒球帽耳机的运动少年,以这样不容忽视的强烈视觉效果闯入了马龙的眼中。

擦肩而过,停步转身,两相对视,相顾一笑,伸手击掌。

“好久不见。”
“我很想你。”

END

换了种写法,最近在调整文风和写作方式。不造大家有没有发现,对话的那一段,马龙十八岁之前的絮絮叨叨都有张继科的回应,但是到高考前夕就只剩他自己了。

我先写了这个对话,后面解释为什么没有回应了。因为张继科消失了。

再后面一段又解释了张继科消失的原因。

头一次尝试这种写法,不造大家能不能适应。

我尽力了,躺平任打……

评论(16)
热度(89)
  1. 一缸酸枣仁儿用脑洞编织世界 转载了此文字
    这刚好是最近最爱的歌诶

© 用脑洞编织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